当前位置:首页 >> 红色论坛 >> 红色访谈

红色访谈

“红军个个是勇士” 访老红军、游击队员钟德淮

文章来源:中国赣州网-赣州晚报 发布者:红色寻根网 发布时间:2012年10月18日 11:17

  “红军个个是勇士”

  ——访老红军、游击队员钟德淮

  ○刘承椿 记者谢东琳

  

  游击队战士在伏击敌人。(资料图片)

  

  102岁高龄的钟德淮整天乐呵呵的。


  5月的一天,瑞金九堡丰塘村东头,在一块绿油油的菜地旁,一位老人正在除草……他就是我们要寻访的102岁老红军、游击队员钟德淮。

  “我是红五军团的!22岁参军后,开始打仗。我们红五军团的战士,个个都是勇士,都是不怕死的!呵呵,大部队北上时我正患痢疾,被留在苏区打游击。打游击的时候长年躲山,饿得肚皮贴后背,但我们不怕,我们坚信,大部队一定会打回来的,共产党一定能胜利,贫苦人民一定能翻身做主人!呵呵,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,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!”102岁高龄的钟德淮思维依然清晰,嗓音洪亮、笑声爽朗。

  忆起苏区往事,老人细数历史风云中的点点滴滴……

  1 放下货担把军参

  1909年5月7日,瑞金县九堡乡丰塘村钟家老四德淮出生了。虽说家境贫寒,但母亲勤劳吃苦,给人家砻谷、推磨、打柴、做鞋,将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。钟德淮打小聪明灵活,为了让他将来能出人头地不受地主老财欺压,母亲忍饥挨饿,省吃俭用,供他去私塾念书识字。可才读了两年半,母亲就因过度劳累病倒,不久便撒手人寰。

  不久,父亲续弦,12岁的钟德淮开始给地主放牛,还要砍柴、干农活。17岁那年,钟德淮开始挑担学做小生意,只要能赚点小钱就贩来卖。

  1931年,红军队伍进驻九堡,在群众房前屋后都刷写或张贴了标语。正挑着货担返村的钟德淮好奇地边看边念:“打土豪分田地,实行土地革命”“红军是保护穷人利益的军队”……赶圩的村民纷纷聚在一起议论:“红军的宣传队员都说,红军是穷人的队伍,是无产阶级的队伍。”

  钟德淮问:“什么是无产阶级?”老乡们说:“没有田地,没有家产,就是无产阶级。”“红军在招兵,说参加红军的分好田地,有饭吃,有衣穿。”钟德淮忙说:“我就是无产阶级,我也要参加红军。在哪里报名?”钟德淮忘了肚子饿,毫不犹豫地向圩场跑去,找到正在整编扩红的队伍,报名参加红军,成了红五军团的一名战士。

  参军后,每天除上政治课外,还有军事课,着重训练瞄准、刺杀、刀法、山地运动战、游击战等。此外,还要去军人俱乐部学唱红军歌曲,参加文体活动。一个月下来,钟德淮慢慢懂得了红军是为工农谋利益的军队,共产党是为工农谋利益的党,知道了一切行动听指挥是军人的天职,要遵守党的纪律,遇到困难不低头,等等。

  钟德淮回忆说:“红军纪律好严明的。不拿老百姓一点东西,要和气,随时帮助他们;打土豪要归公;借东西要还,损坏东西要赔;战时要勇敢杀敌人,平时参加军训,学习文化,帮助当地农民干农活……”

   2 烽火鏖战勇向前

  1932年2月,红三军团攻打赣州,三次围城未克,伤亡惨重。钟德淮所在的红五军团受命前往助战,与红三军团一道着手第四次爆破攻城。赣州城三面环水,又有坚实的城墙,易守难攻。但是,首次参加战斗的钟德淮和将士们都热情高涨。

  炸城墙进到城里的红军被白军包围,军团长董振堂率红五军团十三军将士挥舞大刀冲进敌阵。刀光闪过之处敌人血肉横飞,受困的部队被解救了出来。红军撤出城外后,红五军团按上级指令,东征福建,与红一军团在龙岩组成东路军,参加漳州战役。

  漳州战役胜利后,红五军团驻守龙岩。由于此地属新区,情况十分复杂。当地的土豪劣绅逃往附近的土围子,不少群众受国民党反动派的欺骗躲进了深山,加上当地匪患猖獗,钟德淮和战友们一起边剿匪,边发动群众,帮助地方建立红色政权和筹粮筹款,每天十分繁忙。6月初,白军趁红军主力在外围作战,中央苏区空虚之际,纠集了20个团的兵力,向赣西南苏区节节推进。红五军团奉命回师赣南。

  1932年7月,广东南雄水口战役打响,红五军团再次奉命助战。钟德淮和战友们冒雨前行,一路击溃白军两个团。第二天一早,在离水口圩数百米处,白军倚仗其猛烈的炮火,向红军前沿阵地扑过来。红军将士英勇拼杀,反复与敌人争夺阵地。战场上硝烟弥漫,尸横遍野。几个回合后,红军伤亡较大,部队一度失控。关键时刻,董振堂又亲率大刀队,左手持枪,右手挥舞大刀,枪打刀劈,硬是将已突入阵地的敌人打了回去。下午的战斗更加激烈,白军如潮水般一波接一波,丝毫不给红十三军一点喘息的机会。激战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,白军才停止了进攻。当晚,红军已是弹尽粮绝,小河里的水都是红的,满是血腥气。战士们忍着饥渴,互相挨靠着睡下。次日早晨互相推醒投入战斗时,有的战士才发现自己竟和战友的遗体睡在一起……上午,增援部队红一军团、红十二军赶到,红军以排山倒海的攻势,将白军打得向后溃退。红军乘胜前进,勇猛追击。

  钟德淮回忆说,当时,与数倍于己的白军血战了三天三夜的红五军团,在子弹打光后,改扔手榴弹,手榴弹没了,便举起大刀冲向敌人,进行肉搏。伴随着“嘿嘿”的喊声和“乒乒乓乓”的刀枪碰撞声,红军将士们越杀越勇。山谷里杀声震天,尘埃蔽日。最后,这场战役以红军的胜利而结束。

  水口战役之后,红五军团还先后参加了乐宜战役、建黎泰战役、金资战役等。而1933年1月那场在南城的黄狮渡战役也打得十分惨烈,红五军团在长员庙一带牵制住3倍于己的敌人。

  黄狮渡开战时,敌人先是集中大炮轰炸红军前哨阵地,然后又连续发起数次进攻。红五军团将士在董振堂、赵博生的带领下,浴血奋战,将敌军一次次打退。至午时,钟德淮和战友们的弹药已用尽,而经过短暂喘息的敌人又集中力量,从两翼阵地轮番发起冲锋,红军战士只好拾起石块砸,然后直接进入激烈的肉搏战。弥漫的硝烟中,震耳欲聋的厮杀声令敌人全线溃退,向抚州逃窜。此役,红军共歼敌2000多人,缴获武器弹药甚多,但红军的伤亡也不小,红五军团副总指挥赵博生英勇牺牲。

  3 黄陂大捷意志坚

  1933年2月的一天,钟德淮跟随部队冒雨行军,进至宁都黄陂一线山区设伏。

  黄陂地区的摩罗嶂山脉,处在乐安到宁都的必经之路上。敌人行军必须经过群山中一条15公里长的峡谷地带,这种地形不利于敌人雨中行军,却十分适合红军埋伏大部队。而且,摩罗嶂山区属于苏区,无论地形、战机及群众基础,都具备进行山地伏击战的有利条件,有隐蔽行动袭击敌人之利。

  参战的红一、三军团和红二十一军为左翼队,担任主攻;红五军团和红二十二军为右翼队,负责牵制敌人和掩护左翼队。

  清晨,四周群山笼罩在浓雾中。钟德淮和战友们裹着湿漉漉的军衣,埋伏在阵地上……当太阳升起,雾散天晴,敌人也大摇大摆地进入了红军火力射程之内,隔不远还有一顶敌人军官的轿子。红军总攻信号响起,延绵10多里的敌军失去控制,而后各被击破。英勇善战的红军战士们前仆后继,奋勇争先,仅用3个小时,歼灭白军五十二师师部和一五四旅一个团。

  下午,右翼队在鹿梯一带与白军五十九师的前卫旅遭遇。白军不顾一切地往前冲,红军将士一鼓作气将其截成两段。激战至黄昏,白军伤亡过半,被红军团团围住。次日,又激战一天,至傍晚时分,右翼队夺敌5个碉堡,歼敌4个团。

  第三天,天下着小雨,雾非常大,能见度不到50米,红五军团只好按大致的方向摸向进发地草台岗。走着走着,突然前方不远处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。全军将士立即循着枪炮声的方向急速向前。战士边跑边做好了战斗准备,有的端枪上了刺刀,有的举着大刀。随着一声令下,部队迎着敌人的炮火猛冲过去……不久,白军还出动了几架飞机,不停地在红军主力集结位置俯冲轰炸。在董振堂的率领下,红五军团的大刀队再次大显神威,一举突破白军防御阵地。中午,大雾渐渐散开了,双方的情况尽在眼底。原来,红军遇到的对手是白军第十一师主力部队。黄陂战役,红五军团歼敌千余人、俘虏数百人,全军将士士气大增。

  4 浴血坚持进深山

  1934年1月,白军集中20多个师分三路向中央苏区扑来。红五军团按上级指令,连续被调往黎川团村、南樟、横村一带进行防御战。在敌人飞机、大炮的轰击下,红五军团遭受巨大损失。

  4月,广昌保卫战的序幕拉开。红五军团和一、三、九军团一字排开,喊着“为了保卫广昌而战,就是为着保卫中国革命而战”“拒敌于国门之外”和“决不放弃苏区寸土”的战斗口号,与近十万敌军抗衡,死守广昌。红军战士在盱江东岸的大罗山、延福嶂一线,浴血奋战了18天,凭着顽强的革命精神和血肉之躯,硬是与敌7个精锐师加一个炮兵旅血战。钟德淮和战友们每人只发了25发子弹,而密密麻麻扑向红军阵地的白军,还出动了三四十架飞机、数十门大炮,对红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。红军将士一次一次地冲出战壕,用刺刀拼、马刀砍、枪托砸,与敌人混战在一起,展开了生死肉搏战,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进攻。最后,广昌失守,钟德淮所在的红五军团兵力仅剩五分之一。

  之后,精疲力竭的钟德淮和战友们撤退至头陂整编。

  8月,钟德淮随红五军团前往广昌县高虎脑,抵御敌人6个师的进攻,掩护中央机关和中央红军主力转移。红军利用有利地形,布下了一道几十里宽的防线,在高山上修筑工事,架上粗大的松木,铺上两三尺厚的泥土,一层层垒平,还挖了深深的壕沟,在防御阵地前布置鹿砦,埋设地雷、竹钉等。当敌人冲到红军前沿阵地时,钟德淮和战友们跃出战壕,与敌人展开肉搏战,经反复冲杀一个多小时,终于打退了敌人6次进攻,守住了阵地。浴血坚守7天后,白军全线发起了集团冲锋,红五军团将士沉着应战,贴近敌军进行近战和肉搏战,使敌军炮火使不上劲。红军圆满完成了高虎脑阻击任务,为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的战略转移赢得了时间。

  10月,红五军团按上级指令,赶往于都罗坳一带集结,准备掩护红军主力北上。此时,钟德淮和另几名战友正身患痢疾,气息奄奄。钟德淮想想自己曾挑担过岭,走村串寨,练就一副身轻如燕的好身板,如今却只剩皮包骨,成了红五军团的累赘,很是感叹。含泪和战友告别后,钟德淮留守苏区打游击。

  打游击十分艰苦,偏僻深山里缺少粮食,队员们常常靠挖野菜充饥。再加上敌人紧咬着尾巴,游击队员们经常在树林、岩洞或茅草地上和衣过夜,有时早上醒来时,身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。但队员们总是团结一心,互相鼓励,不畏艰难,喊着“不是死亡,就是胜利”的口号,完成牵制敌人的战斗任务。

  开始,钟德淮和闽赣边游击队员一起在坳子背、宽田一带,与反动势力、地主恶霸作斗争。1935年3月,国民党反动派集中3个师的兵力围攻铜钵山区。钟德淮所在的游击队,在队长钟德胜的带领下,从铜钵山突围出来。之后,钟德淮随游击队辗转瑞金东部山区,同敌军周旋,时而进击,时而隐蔽,坚持闽赣边界的游击战争。1935年底,闽赣边游击队突袭瑞金合龙乡公所;1936年初,袭击王田联保办事处,震慑了当地反动武装和地主豪绅;1937年初,转战观音地区时,与汀瑞游击队、武阳游击队再次会合,8月,兵分三路向国民党武阳区公所发起冲击,取得大胜。之后,闽赣边游击队下山改编成汀瑞边抗日游击支队。1938年春,游击队北上时,钟德淮等人在古田一场遭遇战中被冲散,便加入东江纵队,继续在敌伪与顽军夹击的艰苦环境中,坚持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。在长达8年的浴血抗战中,在艰苦的环境中,他们坚持敌后斗争,经历古田澄洋武装暴动、攻打渡头乡公所、智取赤溪乡公所等,打击了反动派与日寇的嚣张气焰。

  1949年8月,人民解放军解放瑞金,钟德淮在锣鼓喧闹声中选择回乡种田。

  后记

  钟德淮的老邻居告诉记者,钟德淮回乡后积极参加土地改革,曾是互助组、高级社、人民公社的积极分子,被社员推选为生产队的物资保管。他总是出工在前,收工在后,凡是脏重难的活都抢着干。有人说:“你也是个革命有功之臣,干活还这样卖劲!” 钟德淮却不紧不慢地说:“红军为了穷人翻身做主人抛头颅洒热血,如今有土地,有住房,有吃穿,我能不好好干吗?”

  村组干部也都说,钟德淮老人时时处处事事都以共产党人的标准要求自己,待人和气热情,年年都被评为劳动模范……

  记者在握别前忍不住问:“钟爷爷,您怎么一解放就回乡种田啊?为什么不留在部队?”钟德淮笑答:“呵呵,解放了,胜利了,不用打仗了,穷人的幸福日子到来了,就该回家拿锄头种田了啊!粮食是人的命根子,民以食为天。”

发表您的看法

己有网友发言

最新动态

邓永俭董凤山陈蔚刘柏常等在我市参观
金烈在我市参观
张小平来瑞金调研指导
刘耀辉来瑞参观
在红色的土地上永远跟党走
纪念园景区二期工程竣工
罗汉岩下新村靓
深入宣讲《若干意见》推动红都振兴发展
诗山梅园停车场完成路面硬化

推荐阅读